菜市场里的“社会人”!裸露纹身、非打即骂!

2019-10-03 17:43栏目:社会

  舍己为人、舍生取义、不求回报、不计得失的人,我们一般称之为英雄。那么反过来,欺软怕硬、无事生非、斤斤计较、横行霸道的人,我们应该叫他们什么呢?在鹤岗有这么一伙所谓的“社会人”,他们互相称兄道弟,看似很讲道义。实际上却是欺辱弱小、唯利是图的“假江湖”。

  2017年9月18日下午5点多,鹤岗一处建筑工地的工人打电话报警称,一伙陌生男子拿着尖刀木棒闯进工地,把人打伤了。

  当时有一个工人的手被打伤了,手指已经变形了,初步看应该是已经骨折了。 当时现场地面上布满了砖头瓦块子,还有打断的锹把这些东西。

  警察赶到时,这伙持刀男子已经四散而去。工地的王经理描述说,大约半小时前,有两辆车开进了工地,车里下来六、七个人,直接就奔着挖掘机去了。

  工人也不认识这些人,他们来之后首先就让工地正在施工的挖掘机停工,说是工地有个叫小峰的欠他们钱。

  小峰跟工地只算合作关系,工地没有义务帮他偿还欠款。更何况,200块钱也只是个幌子,这伙人的真正目的是“找茬”。

  这几个小子一看那个王总不给他们钱,就说那这么地吧,你们来兴安区来干建筑工地了,你们交保护费。王总说交多少钱保护费啊,他说拿30万吧。

  工地的王经理想不明白,200块钱的事,怎么就升级成30万了?这笔钱,工地肯定不能掏,可这伙人工地又惹不起。王经理好话说尽,几名闯入者却不依不饶。

  看见工地经理被人围起来打,工人们也不干了。他们越聚越多,跟这伙人发生了进一步冲突。

  他们一看工人出来多了,就跑到这个土方上面了,之后就拿工地砖垛那个砖头一顿撇,往工人身上打。工人有的就报警了,他们一听报警了,这些人就转身拿手里那些东西啥的,就都跑了。

  警察赶到后,几名受伤的工人被紧急送到医院治疗。在这期间,这群陌生闯入者不仅没有收敛,反倒再次找上了门。

  知道这个工地受伤的人肯定得上医院,他就是挨个医院找。一开始在兴安区的医院,又是人民医院,到人民医院发现这些人在那儿治疗呢。他们就带刀带木棒啥的就冲进二楼,对受伤的进行威胁。对他们说,你们钱也没给我钱,你们也不能住院,就是受伤也不能住院。你们住院,住到哪儿,我们打到你哪儿。

  威胁恐吓医生、要挟受伤工人,直到有人再次报警,这群人才匆忙逃离医院。几名受伤工人也连夜逃离鹤岗市区,转移到宝泉岭继续接受治疗。

  闯进工地阻挠施工、索要30万的高额保护费、手持尖刀木棒对工人大打出手、威胁医生妨碍治疗...这些人为何如此胆大包天?这支外地来的施工队,又是怎么跟这帮人扯上了关系呢?想要核实犯罪嫌疑人身份,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。

  经过警方多次询问,被害人提供了一条重要信息:这伙人是开着两台越野车闯入的工地,一台白色、一台黑色。根据这条线索,警方决定改变方向:以车找人。

  根据这台车确定这个车主和使用人员,根据这个使用人员的接触关系,最终确定了案发的部分嫌疑人,确定一个在兴安区居住的秦某。经过其他工作,找到了跟秦某走得比较近的刘某、王某。我们就是顺着这条线,就直接把上工地去的这6个人基本都摸清了。

  秦某属于社会闲散人员,始终没有固定工作。案发几天前,因为一点儿小事,工地负责人间接得罪了秦某,被他怀恨在心。2017年9月18日,秦某找来以刘某龙为首的另外五人,想要给工地点儿颜色看看,这才有了之前的一幕。这起寻衅滋事案件是简单的个例吗?随着调查的深入,一个以刘某龙为首的恶势力团伙浮出了水面。

  发现这个小龙2017年的7月7日,在蔬园乡的一个蔬菜批发市场还有犯罪行为。

  刘某龙绰号小龙,在蔬菜批发市场里是有名的“社会人”。他经常把纹身裸露在外,聚集一群人在他摊位上喝酒,给其他业主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压力。

  对这些业主达到非打即骂的程度,市场上这个事我定了。这个菜,咱打个比方, 这个菜你只能上我这儿来批发来,你上别人那儿批发不行。我卖这个菜, 你别人你就不能卖这个菜,为了达到垄断或者是称霸这个目的。

  2017年7月7日,小龙在会车时跟人发生矛盾,二话不说就动了手,还扣下了对方的电动车。即便这样,小龙还是没解气,一通电话找来了那些所谓的“兄弟”。

  他们这些人就召集在一起,戴着口罩,拿着镐把和尖刀,就到这个市场来了。小龙就从那个摊位拿了一把尖刀,就领着他们,可以说是从市场这头走到那头 主要是也是给市场里的业主看。

  小龙一伙不依不饶,追着对方打了好一会才罢手。这期间有其他商户报了警,但是面对警察的询问,被害人选择了沉默。

  被打的这个为了息事宁人,吃点儿亏就吃点儿亏吧,挨揍就挨揍了吧,就这么的,就也没再深追究。派出所叫他们去谈材料,他们也没去。

  以小龙为首的这伙人,不光在批发市场里欺行霸市。只要遇到让他们不称心的人,就会拳脚相向、辱骂威胁。工地事件发生当晚,鹤岗市公安局兴安分局立即成立专案组展开调查。事件发生的第二天,也就是2017年9月19日,警方决定对主要犯罪嫌疑人秦某实施抓捕。

  在工地和医院公开寻衅滋事后,秦某意识到警察一定正在四处寻找他们的下落。为了逃避打击,秦某隐藏了作案车辆,把自己也藏了起来。

  他就在屋灯都没点,很少走动,在屋里哪怕上厕所什么的,他尽量都不冲洗这个厕所啥的。

  警方在蹲守中发现,有道人影曾在秦某家窗前一闪而过。9月19日晚上8点多,在蹲守了近24小时后,专案组认为时机成熟,将躲藏在居民楼里的秦某当场抓获。秦某交待,另一主要犯罪嫌疑人刘某龙,也就是小龙正在鹤岗市某医院接受治疗。

  因为当时他在工地打别人的同时,在砖垛子捡砖头打的时候,当时由于喝酒喝多了,他脑瓜子就撞那个砖垛子上了,也撞坏了。

  秦某、刘某龙相继到案后,另外几名犯罪嫌疑人也先后落网。2018年2月20日,最后两名逃离到外地的犯罪嫌疑人主动投案,至此,以刘某龙为首的恶势力团伙被一网打尽。

  以同学、亲属等关系为纽带,以暴力、威胁等手段殴打群众,扰乱社会秩序。2018年12月20日,鹤岗市兴安区人民法院对这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公开宣判。恶势力团伙的快速覆灭,让鹤岗的蔬菜批发市场里少了一伙欺行霸市的“社会人”,也守护了百姓的一方安宁。

今日相关新闻

  • 528中国宝宝日飞鹤勇担社会责任 成功塑造更适合
  • 社会人一般都会打什么样的人
  • 空中商学院主席、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:做财富
  • 王小中出席基层社会治理调研座谈会
  • 《学习时报》刊发成都市委书记署名文章:加快